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执业感悟 » 正文
 

“外科医生”的思维,律师应成为解决问题的专家

发布时间: 2017-02-24 10:16:48   作者:王良其   来源: 安徽王良其律师事务所   我要评论()
摘要:

 

 

   [内容摘要]  律师业广泛的服务对象,以至于整个社会对律师的业务范围和业务能力充满更多的期待。美国洛杉矶一位加州律师同行曾说:“仅懂得法律的律师,无疑是法律的白痴。”因此,律师如要在法律服务市站稳脚跟,必须要有丰富而合理的知识结构,并使之成为律师的“核心竞争力”。不仅如此,律师要时刻把握国家的大政方针,关注社会经济发展动向,提高法律思维水平,做专家型律师,做专业、敬业的律师,变被动为企业服务为主动为企业服务,与企业同频共振。律师在知识结构上、思维结构上、能力结构上,以至于在业务结构上必须跨界,打破界线。

  [关键词]   知识结构  思维方式  同频共振  跨界影响力
 

  十八大报告指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法治是治国理政的基本方式。要推进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坚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保证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加强重点领域立法,拓展人民有序参与立法途径。推进依法行政,切实做到严格规范公正文明执法。进一步深化司法体制改革,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确保审判机关、检察机关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检察权。深入开展法制宣传教育,弘扬社会主义法治精神,树立社会主义法治理念,增强全社会学法尊法守法用法意识。提高领导干部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深化改革、推动发展、化解矛盾、维护稳定能力。党领导人民制定宪法和法律,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绝不允许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
 

  2008年下半年访问美国时,美国洛杉矶一位加州律师同行曾对我说:“仅懂得法律的律师,无疑是法律的白痴。”当时还没有认真细想,回国之后慢慢琢磨,觉得美国律师的这一观点其实很深刻——上至美国政府、总统、众参两院或跨国公司,下至普通企业或民众个人,都是美国律师的日常服务对象。广泛的服务对象,以至于整个社会对律师的业务范围和业务能力充满更多的期待。
 

  毋庸讳言,目前的司法考试,仅仅是考察报考人员所掌握的法律理论书本知识,而且对法官、检察官、公正员以及律师是同样的知识要求,对参考人员的综合素质及工作能力并无涉及。实际上,法官、检察官、公正员、律师分属不同的职业,其工作方式、思维模式、能力要求各不相同。窃以为,律师执业本身也是一门学问,而且是一门很大的学问,但由于我国律师执业教育的缺失,导致执业律师在业务实践中如“八仙过海”各显本领的非正常局面,以致于很多执业律师通过多年辛辛苦苦的打拚学习,仍然不能适应法律服务市场的需要。造成很多法律院校毕业的本科生甚至研究生,在通过司法考试从事律师职业后,高达百分之七、八十的新执业律师被法律服务市场无情地淘汰!究其原因:

 

  ——对社会认识不足,更谈不上有深刻认识;不能与社会同频共振。
  ——不了解国家现阶段的政治、经济动向;不了解社情民意和民众的价值取向。
  ——不懂得教会企业应付危机,更不懂得教会企业如何应对危机管理。
  ——不懂得律师应当在增强“竞争力”上下功夫。
  ——不懂得客户垂青和偏好什么样的律师。
  ——把自已的律师角色混为了“一般人”。
  ——不善于与跟别人合作,不懂得合作与发展的关系。
 

  1、律师要丰富知识结构,使之合理化,并变成律师的“核心竞争力”

 

  作为律师,仅懂得法律知识、仅仅通过国家司法考试是远远不够的。比如,律师在为企业提供法律服务时,对所服务企业的经济运行活动、运行过程要有充分了解,要清楚企业的利润是如何创造出来的。这就要求律师至少要明白哪些是企业的收入,哪些构成企业的生产成本,哪些是企业支付的费用。再比如,为企业设计法律风险控制方案,律师首先要知道企业法律风险容易产生在哪些环节。诸如此类,这就要求律师要有合理的知识结构。

 

  又如,律师可能还要教会企业:企业利润增长时要把企业做强,企业产品利润走低时要把企业做大;企业不能仅捆绑少数几家企业,并加强对供应商的管理,否则企业将丧失定价话语权;此外,现代企业经营活动危机四伏,律师还要帮助企业加强危机管理、制定危机处理预案。这些事务,都需要律师不仅要有丰富的知识结构,而且知识结构更要合理。

 

  很显然,律师仅仅懂得法律是远远不够的。律师除了精通法律知识外,对社会经济活动规律、企业经营管理活动等,都要有充分的了解和认识。
律师的知识结构,构成律师的“核心竞争力”,并决定律师在法律服务市场中的优胜劣汰。
 

  2、律师应研究客户,与客户同频共振

 

  每个选择做执业律师要经常思考和明白,客户凭什么信任我们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客户又根据什么聘请我们作为其法律顾问或担任他的辩护律师或代理人?律师的服务对中,房地产开发商、机械设备制造商、贸易代理商,他们在生产经营过程中都会表现出不同的特点,对律师所提供的法律服务也有不同的要求。因此,作为律师,要善于发现不同客户的需求,研究不同客户的经营特点。如果我们都以自已的思维定势或行为定势去应对所有的法律服务对象,我们就无法进入法律服务市场,即时进了也会被淘汰出局。

 

  很多执业律师在为企业提供服务时,属于“推磨型”服务,即为企业进行“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式的被动服务,从不为主动为企业量身定作法律服务方案,不善于主动为企业服务,不懂得如何为企业主动提供法律服务。诸如此类,都是律师服务过程中的大忌。

 

  律师应当与企业建立良好的互动关系,启发企业提出法律问题以及服务需求,甚至主动为企业提供增值服务。诚如是,才能使企业与律师之间的工作关系更加紧密,企业的步伐才能走得稳健。

 

  律师只有认真研究客户,才能发现客户,进而才有可能为我们自已创造出新的服务客户。惟其如此,律师才能与所服务的企业一道共同成长。
 

  3、律师要把握国家的大政方针,关注社会经济发展动向

 

  做为一个还没有完全法治化国家的律师,做为一个成文法国家而不判例法国家的律师,做为一个私权利维护者的律师,知晓国家政治,了解社会心理,掌握社情民意,清楚民众的价值取向等尤其显得更要,更是执业律师的一项基本功。否则,律师就不会理解法律的精神实质,不理解法律为什么这样制定而不那样规定,不理解司法解释为什么会作出这样的解释!不懂得法律或司法解释所代表的价值取向,我们便不能很好地完成辩护或案件代理工作,就不能很好地去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更谈不上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和公平正义。

 

  真正理解了法律的精神,而不仅仅是从形式上或字面上理解法律,是有效说服包括法官在内的更多人的法宝之一。

 

  执业律师只有把握住国家的大政方针政策,明白国家大政方针政策的价值体系,在企业经济活动大潮中,律师才能帮助企业握住生存和发展的脉搏,才能着实为企业提供更精准、更精益求精的法律服务,才能在案件代理或辩护中把当事人的权利维护住。
 

  4、提高法律思维水平,做专家型律师

 

  律师为企业或其他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往往是要帮助他们解决一些现实的甚至是迫在眉睫的具体法律问题。如果律师处理不当,或提供的解决问题的方案存在致命的法律障碍或重大法律风险,轻者会会让当事人走弯路造成成本付出,甚至会产生严重其他后果。

 

  律师业务实践性的特点,决定了律师是属于专家型人才,而不是学者型人才。即律师的工作是要解决问题,而不是纸上谈兵。因此,律师首先要建立“外科医生”式的思维——解决问题,手到病除。

 

  律师的具体思维方式,应当区别于学者思维:学者是“把小问题放大”,而专家应该是“把大问题变小”,即律师要学会“把一本书读薄”。与此同时,律师在思维方式上要多进行辩证性思维,少用教条式思维;多用归纳性思维,少用演绎式思维;多用规律性思维,少用经验式思维;多用实践性思维,少用空想式思维。

 

  最终,通过上述思维方式,以形成律师的“法律思维”——用法律标准衡量事物,用法律标准判断事物,用法律标准解决事物。惟其如此,我们在为企业提供服务时才能够精准,少犯或不犯错误。
 

  5、做专业、敬业的律师

 

  律师,首先要成为一名懂业务的律师;其次要让别人知道你是律师;最后要让别人认同你是律师。这三步是一步都不能简化的。归结起来,就是律师不仅要有知名度,更要有美誉度。

 

  律师的专业与敬业相比,律师的专业能力是第一位的。因为,客户首先是看中律师的专业水平和专业能力。所以,律师首先要成为一名精通业务的律师。当然,律师个人的品行也不是可有可无,严谨的工作作风毫无疑问会赢得客户的信任。作为一名专业合格的律师还应养成按规则办事的习惯,而不可以为自已的过失去强调过多的理由。

 

  众所周知,律师作为一个行业,要取得收入才能生存。所以,律师一定要有经营意识,也存在营销活动,在营销过程中也需要把自已“卖个好价钱”。但是,律师中介机构的性质,决定了律师必须讲求诚实守信、安全可靠,而不能像其他商人一样唯利是图和逐利。因此,律师要千方百计去维护律师个人正派形象,做一名专业、敬业的好律师。
 

  6、律师应打破界线,在执业过程中进行飞跃

 

  众所周知,律师业务的社会性、多样性和复杂性,决定了律师在知识结构、思维模式、能力结构,以及业务结构上打破界线。那种“抱作法条走天下”的思维不仅不正确,而且在现实中也行不通。譬如,非诉讼律师业务往往不仅需要律师有丰厚的诉讼经验积累,而且非诉讼律师还要对财务、融资、市场运作等有更多的了解。很难想象,一个仅懂得法律条款的律师能为各种市场主体提供全方位的、或更精准的、或更专业的法律服务。
 

  在目前的法律服务市场中,常常有从其他行业转入律师行业的律师在执业过程中如鱼得水的现象。而那些纯“学院派”的执业律师往往步履维艰。凡此种种,都应值得我们每个执业律师进行思考。
 

  窃以为,律师不是做大的行业,而是做强的行业。律师或律师事务所应当在增强“竞争力”上多下功夫。在知识结构上跨界,在工作能力上跨界,在思维模式上跨界,在业务领域上跨界,是律师做强的必由之路。
 

  高调做事,可以让律师更优秀;低调为人,可以让律师更稳健。

 

责任编辑: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