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张民元律师专栏 » 正文
 

法律服务有标准,才能受到尊重

发布时间: 2017-02-23 14:03:55   作者:张民元   来源: 本站原创   我要评论()
摘要:
 
 
 
 
 
  作者:张民元律师 
  本文由张民元律师授权发布,转载请自行联系 
 
  前言

     成功人士的生活中有一种情结,总凭着过去的经验和荣誉,对晚辈品头论足,循循善诱,总凭借自身的成就和荣誉主观地认为自己的观点有多么地正确,并且兢兢业业地传授和关爱后辈,希望他们遵循教导,努力做一个正确的人,成为一名优秀的律师!可现实的状况往往是后辈并不领情,而有他们独立的思维和极具个性化色彩的行为,所以才出现了子不成龙,徒不成器,下属不敬的不和谐格局。

     假设那些凭着经验和荣誉已达到自负程度的权威,若能淡雅地回一回首,何许权威身边的后辈便得到了最起码的基础人权-------受到尊重。若果真能如此,“暴力关爱”就会成为历史,得到尊重的后辈与权威之间才有可能建立真诚的友谊!

  爱徒起飞之后的留言

    2003年,当我专业从事法律顾问业务三年之后,我根据自身的法律顾问服务专业经验,创制了一个《常年法律顾问服务合同》模板,并用自身的实践努力去推广和验证这个模板合同的正确性,十多年来的常年法律顾问服务经验直观地告诉我,我创制的《常年法律顾问服务合同》模板有多么的优秀,因此我也非常自负地向我的徒子徒孙们推广并且循循善诱。

  直到大徒弟选择离开,并且说:“张老师,您在法律顾问领域表面上看上去很成功,但其实您很失败,您实际上为法律顾问的后来服务者设置了一道巨大的屏障,导致未来的法律顾问业务将寸步难行,因为现实中的年青人,没有任何一个人有象您那样疯狂的工作精力和完全没有业余生活的敬业精神,您可以没有业余爱好,也可以孤独地不结交任何朋友,但您不可以将您树立为法律顾问业务的标杆,而让从事法律顾问服务的律师都跟您一样生活,您的成功和典型模范会伤害到许多人,会影响到许多后来者的正常生活!”。

  最初听到这一段话时,感觉到的是深深的刺痛,带徒弟许多年,对于徒弟成长过程中的每一步,都是掏着心窝竭尽全力的关爱,徒弟长出翅膀了,你可以选择远走高飞,却何必来伤害深深关爱你的老师的那颗心呢!

  当我继续在法律顾问服务之路上劳苦奔波,有点感到体力不支,并且在竭尽全力为客户付出之后,却被客户冰冷地一脚踢飞的时候,我突然觉得非常地沮丧:原来我所谓的成功,只是不能重复的个案,而并非法律顾问领域可以推广的规则。

  静下心来检查自己,才发现让自己那么辛苦,却又得不到客户赞许的原因,原来是《常年法律顾问服务合同》模板惹的祸。

  “成功”的法律顾问合同模板

  2003年我创制的《常年法律顾问服务合同》模板,我之所以自我感觉优秀,是因为我认为那份合同是想客户之所想,急客户之所急,我在模板合同中设置了法律顾问的服务范围:“1、提供法律咨询;2、出具律师函及法律意见书;3、审查顾问单位合同;4、参与重大经济合同谈判或签约;5、参与顾问单位人事管理;6、对顾问单位员工进行相关法律知识培训;7、参与顾问单位制度管理;8、整理并维护顾问单位知识产权;9代理顾问单位参与诉讼与仲裁。”当客户看到这份合同的时候,当然拍手叫好,客户单位的所有法律问题,这份顾问合同已全部包容在里面,客户支付最低8万元每年的顾问费用,便可以要求常年法律顾问解决单位的所有涉法问题。

  当我的中观法律顾问团队按照这个模板合同与客户签约之后,当客户的法律咨询事务不限时不限量地发生;当客户单位的所有商业合同雪片般地传递给中观团队审查;当成堆成叠的规章制度文本交给中观团队校审;当客户隔三岔五地电话预约要求上门提供法律咨询;当所有的诉讼纠纷和仲裁都要求法律顾问必须按客户期望的结果达到预期目标的时候。我的中观法律顾问团队迷茫了,没有年轻律师可以接受如此高强度的法律顾问岗位,没有年轻律师愿意接受签一个顾问合同却接受一揽子法律服务的理念,尽管我跟年轻律师苦口婆心地劝说:希望他们将目标盯在未来,而不要只看眼前利益,只要你对客户服务到位了,客户自然会付你更多的钱!”。

  理想永远只能是理想,当我们为客户付出的越多,客户的要求便会越来越高,当我们的工作量超越了我们的服务能力之后,客户反而对我们提出了批评和明显的不满,因为我们没有实现我们的承诺。而对于我们超强度的付出,客户会认为:“你们本来就应该提供这样的服务,你们的常年法律顾问服务合同就是这样签的,你们也是这样承诺的!”。

  当我回想起徒弟离职时对我的批评时,不得不痛心地回首:“我的经验和荣誉不能代表通用的规则,而只能说明我曾经竭尽全力地敬业,而且曾经不计得失地努力过!”。

  法律顾问合同定位的思考

  现实操作中的法律顾问之所以成为“万精油”型的百事通,其源头应该归责于法律顾问合同,若担任企业常年法律顾问的律师在与企业建立常年法律顾问关系时,在常年法律顾问合同中明确约定法律顾问的工作责任范围(仅包含法律培训、法律咨询、法律纠纷调解、法律评价),对于企业日常法律事务中合同审查、规章制度构建、档案管理、日常法务谈判等应该由企业法务所完成的工作任务明确由企业法务来完成,将企业内部发生的投资人、管理层、工会、员工、客户等之间的争议交由法律顾问调解,而涉及到法律顾问不能调解的内部纠纷和涉及企业外部所发生的仲裁或诉讼法律事务交由外聘代理律师来处理,明确在法律顾问合同中划分企业法律顾问、企业法务、外聘代理律师之间的分工与协作关系,对于法律顾问业务范围之外的事务明确法律顾问只负责绩效考核与评价,而不参与其中或明确回避,法律顾问按合同约定服务,按约定标准收费,从事法律顾问服务时可能就不会那么累,也不会出现过多地付出之后却收不到法律服务费用的心累境况,有规则才会有协调,有约定才会互相尊重。

  痛定思痛之后,方才明白,其实我在2003年创制的《常年法律顾问服务合同》才是祸害之源,最初创制这份合同时,是那般地得意,并且以自身的实践证明该合同确实可行,但其实是以我绝对个性化的付出和努力实现了绝对个性化的目标,我却自负地以自身的经验和荣耀认为这套服务方式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并且苦口婆心地以绝对关爱的心态教育我的徒弟们接受这种超强度的法律服务,而在我绝对控制徒弟们薪水及前程的不平等状态下,让我的“暴力关爱”得到有效施展并被沉默地接受,直到徒弟决定起飞的那一刻。

  在否定自身之后,我才明白,其实晚辈们极其幼稚的观点和极端不成熟的行为,均应该基于他们的独立人格身份而得到被尊重,即使前辈认为是约定束成的大家一致公认的真理,也应该将规则摆上台面,让前辈们和晚辈们一起研讨、论证,并最终民主协商达成一致之后才可以按共同的意愿和共同的意志去行动,这便是法律服务标准化的意义所在。

  为此,我率领中观法律顾问团队投入《法律顾问服务标准化》的研讨及标准的起草工作,希望在未来,让标准来代替我这种所谓的“权威”的自负,让客户在标准指引下接受服务,让律师前辈、律师晚辈在标准的指引下协调工作,让律师的管理者和社会监督者在标准的指引下评价我们的服务,客户的满意度和法律顾问工作业绩的评价不是来源于法律顾问极端付出的绝对个性化的努力,而是来自标准所确认的评价与考核的尺度。

  法律顾问的极端个性化地过度付出和极端个性化努力服务的敬业,即使是源于崇高的奉献精神的指引,对于社会整体的法律顾问服务来说,仍然应该界定为是不道德的!

  作者:张民元(QQ:494164553、微信公众号:中观法律顾问),高级律师,中观法律顾问团队首席,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案例指导研究(北京)基地专家咨询委员会专家,第四批国家知识产权高层次人才,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综合标准化专家工作组组长,中国侨联法律顾问委员会委员,中国法学会会员,浙江省律师协会常务理事。
 
 
 
 
 
 
责任编辑:蔡利艳
 
Tags: 本文暂无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