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律所管理 » 正文
 

虹桥正瀚倪伟:我们与世界顶尖律所的距离

发布时间: 2017-02-10 19:48:40   作者:倪伟   来源: 虹桥正瀚律师   我要评论()
摘要:

 

  虹桥正瀚的愿景是成为一家伟大的律师事务所。今天先让我们来看看,我们与世界顶尖律所之间还有多大的差距。 

  衡量一家律所,有很多维度。比如,人数、办公室数量、获得的奖项等等。国际上最看重的是两个指标:PPP和PPL,即“权益合伙人人均利润”和“律师人均利润”。显然,一家律所如果只是人数很多,甚至营业收入也很高,而PPP、PPL不高,那只能说它很“大”,但不强。


  怎样的律所才叫强所? 

  我们来看看美国一家神一样的律所。在最近20年间,这家所的合伙人人均利润(PPP)有19年高居榜首;律师人均利润(PPL)也是常年占据首位。2015年,这家所的PPP历史性地突破600万美元,PPL也超过了200万美元。


 



  欧美大所利润率一般在40%左右,但这家所居然高达67%,足足多出20多个百分点!足见其竞争力有多厉害。
 
 

  
  我们换算一下就知道,这家所的合伙人人均创收985万美元,律师的人均创收317万美元。我估算了下,2015年他们总营业收入近8亿美元。这与动辄20多亿美元的大所比,并不算高。

  这家神所就是“毒丸计划”的发明者,号称“只做高难度和高风险业务”、“与客户进行单个交易,而不是全方位绑定客户”的美国WACHTELL, LIPTON, ROSEN & KATZ律师事务所。4位犹太人于1965年创立于纽约,至今只在纽约一地设立办公室。



  WACHTELL在戴尔并购EMC一个项目中收了6700万美金律师费。它何以如此之牛? 

  只雇佣最优秀的律师。每年大概有1200多名法学院的优秀毕业生前来应聘,但最终有幸被录用的只有6、7人,录取比例大概只有0.5%。我查了一下他们的律师简历,几乎全是耶鲁、哈佛、哥大、斯坦福等最牛法学院的JD。更神奇的是,WACHTELL号称合伙人与律师的比例是1:1。因为有这样一个超级强大的律师团队,所以他们可以底气十足地放弃传统的计时收费模式,采用与客户共享价值的分成收费模式。



  最优秀的律师团队、霸气的收费模式,如果你认为这就是WACHTELL成功的原因那你就错了。这些还只是表象,真正厉害的是他们合伙人间的LockStep(不分你我,携手共进)的合伙模式,它让一批最牛的精英合伙人乃至律师完全拧成了一股绳。



  这样的律所之所以可怕,是因为一个律所有很多牛人并不稀奇,一帮并不厉害的人抱团取暖也不算什么。厉害的是,一帮最牛叉的人竟然还能拧成一股绳。这样的团队,天下谁能敌?


2

  讲完了排名第一的WACHTELL,再来讲讲排名第二的另一家神奇律所。这家所有个特别的中文名字叫“昆鹰律师事务所”(之前叫“昆毅”)。



  之所以说它神奇,是因为一般大所都以非诉讼见长,同时兼带做些诉讼业务,所以诉讼业务很难成为大所的主流业务。而昆鹰作为一家年入14亿美金的超级大所,却只做诉讼业务,这在全世界范围也是绝无仅有的。 

  昆鹰官网原来的宣传语特别霸气,它说“诉讼是一场零和游戏,有人赢,就有人输。我们通常会赢”,但最近好像“温和”了许多。



  排名第2的昆鹰,2015年的PPP高达442万美元,PPL为102.5万美元,利润率高达66%。其合伙人人均营业收入为670万美元,律师人均营业收入为155万美元。 

  复杂商事诉讼一直是虹桥正瀚最重要的业务领域,而且一直有很高的口碑与市场占有率,这就使我们与昆鹰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2016年,虹桥正瀚与昆鹰在香港、国内都有业务合作,昆鹰还多次将客户介绍给虹桥正瀚。2016年11月18日,昆鹰的创始合伙人John B. Quinn更是亲临虹桥正瀚上海办公室进行了面对面交流,聊得相当投机。



 

  看来我们与国际顶尖诉讼牛所的距离,也就隔了一张会议桌的距离。那么与那家神所的距离呢? 

  今年元旦我正好在纽约,临时起意想拜访下WACHTELL,就给他们的管理合伙人发了封邮件。结果他回了封很长的邮件,还附了份《福布斯》杂志对其的采访。虽然邮件内容很婉转,但我理解他的意思就是不想见你。



  但我依然抑制不住对神所的膜拜,于是只能在寒风中,一个人围着它们所在的那栋办公大楼,转了一圈又一圈。



  看来我们与神所的距离,还挺远。
 

4 

  讲了两个顶级牛所的故事,现在该来讲讲我们自己。虹桥正瀚2016年是否还好? 

  1.623亿,这是虹桥正瀚三个办公室2016年的营业收入,其中上海办公室的营业收入约为1.52亿。



  要知道这是在上一年度猛增50%(下图蓝色线条)的基础上,又增长了60%还多(下图红色线条)。



  值得骄傲的是,这样的增长不是通过引进外部人员或通过外部合并等方式取得的,主要依靠的是内生式的发展。 

  看下具体的数据,还是蛮靓丽的。比如,全所权益合伙人的人均营收达到了1014万元,而上海办公室合伙人的人均营收更高达1169万。



  全所律师人均营收262万元(不计几位挂靠本所的大学教授等),上海办公室的律师人均营收更高达362万元。



  这里做了一份重要指标详细对照表:


  上表最右列是美国前30强律所扣除WACHTELL和昆鹰这前两名后剩余28强的平均数。这个数据显示,这28强的合伙人人均利润和律师人均利润差不多是WACHTELL的一半。其利润率足足比WACHTELL低了21个百分点。可见其它强所与WACHTELL的差距不是一点点,反过来也可以看出WACHTELL究竟有多可怕。 

  有人开玩笑,人家的律师费就是以美元为计价单位,而我们是以人民币为计价单位的,况且人民币在国内的购买力与美元在美国的购买力是差不多的,所以从合伙人或律师的人均营收指标来看,并不弱于WACHTELL。显然这是在揶揄我们。 

  我们与国际顶尖牛所的差距是全方位的。如果单就经济指标来看,正好相差了一个人民币美元的汇率差,约6倍的差距。即便与美国30强律所中的后28强比,大概也有1-2倍的差距。 

  不过,令我们特别欣喜的是,我们看到了榜样的力量。一方面LockStep一直是虹桥正瀚坚持的独特模式,遗憾的是在中国罕有同行者与成功范例,而WACHTELL的巨大成功正是因为坚持了这一模式(要知道在美国能采用这一模式的大所也不多,而欧洲坚持这一模式的大所,近年也遇到了严峻的挑战),这无疑给了我们巨大的信心;另一方面,虹桥正瀚还是一家以复杂商事诉讼业务见长的律所,这在国内的大所中也极为罕见,专注于诉讼的昆鹰所的巨大成功(虽然他们的合伙模式很特别,别人很难模仿),也给了我们巨大的力量。

  那么,虹桥正瀚将来会不会是“WACHTELL+昆鹰”的复合体?

  Maybe!
 
 
【责任编辑 刘耀堂(yaotangl@126.com)】
Tags: 虹桥正瀚